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极权制度下,经济是会发展的,比如前苏联早期和大陆最近这30年。但是任何制度都有其经济发展的极限,即使是今日民主自由的西方。西方民主如不能升级,西 方经济也不会真正反转,而大陆的改开制度已经到达了该体制下经济发展的极限,非政改而无法反转。所以从中期来看,中国和世界都将面临严重危机。

在相当频繁的历史时期,左派用以建立伟大道德形象的眼泪是为了他们亲手或非亲手屠杀的人类而流。有时候你真的不能否认他们流泪的时候是真心的,但也必须承认他们屠杀人类的时候也是真心的。

永久停建清真寺是不对的,但在伊斯兰教成为合乎现代宪政要求的宗教之前停建是对的。

不得不希望长者长命一点,至少可以抵制文革回潮,长者应该坚持到复国时刻。

拿破仑确实很牛逼的,不仅仅在军事上,在对待犹太人公民化上也很有智慧,不过他的智慧是完全建立在他的军事力量上的,他只是做了一件显然是对的事情,而这个事情必须通过武力做后盾来完成。

生命中的欢乐,哪怕只有一次,也会是永恒的。

第一次射箭是1999年在上海,但是我更喜欢室外射箭的感觉,国内大都在室内,而且工作忙,要加班要学法语要减肥,体育锻炼的时间都给了游泳。到了法国克 莱蒙后,先玩了法国传统击剑,而射箭场太远,没车不方便。所以,直到17年后的今天才第一次户外射70米奥运靶,很开心,最大最小的梦想都在这里了。

宗教文化不同,伊斯兰教是进攻性宗教,是现代社会唯一仍以征服全球为目标的一神教,所以任何宽容在伊斯兰教看来都是软弱的表现,也就是说你的友好代表了他 们的征服胜利。教皇给穆斯林洗脚如果不是作秀,就是教皇缺乏足够广博的宗教知识,在全球各种文明交融的时代,对教皇的智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任何姑息鼓励宽容伊斯兰化的做法都是对穆斯林最大的伤害,因为这是把穆斯林加速推向人类公敌的危险境地。纵然他们的野心却又不肯自己皈依,最后只能反目为仇。因此,批判伊斯兰教的才是穆斯林真正的朋友。

穆斯林以为自己风头很旺,极端派展现力量,温和派则潜移默化,他们都认为只要每天侵入一点点总有一天可以完成全球绿化大业。但是,他们假装不知道一旦达到 生死存亡的临界点,文明社会的反抗不会比他们更柔弱。二战中美国就是这么对日本的,所以如果自身不改革,伊斯兰就不会有未来了。

白左横行是因为智商有限,欧洲需要精神导师。

从某种角度而言,中国人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不仅是其文明背景之悠远,而且在于其人和宇宙的互动互换,后者是中华文明特殊的精神内核。当然,还在于一个未 来伟大的优化时代,中国人无疑是主角。这一切,却是因为我们的悲剧的历史和当代所给的回报。

特朗普崛起的核心原因不是他敢对抗政治正确,或为长期被忽略了美国次中产白人说话,而是美国人已经厌烦了体制内的传统政治家。他的支持者愿意冒些风险把总统之位给一个空降兵,至少不会比那些虚伪的政客更差。

特朗普崛起的核心原因不是他敢对抗政治正确,或为长期被忽略了美国次中产白人说话,而是美国人已经厌烦了体制内的传统政治家。他的支持者愿意冒些风险把总统之位给一个空降兵,至少不会比那些虚伪的政客更差。

中国民主化将伴随着美元体系的终结过程,因此美国权贵无论政商两界都会坚定地给黄俄续命。不要看表面文章,任何把中国民主化基于美国支持的路径和战略都是失败的。相信美国人,不要相信美国。

学校是要培养进入共同世界的精英,但是穆斯林头巾却把世界切割成两个,按严格分离的(宗教)原则强行分割了男生和女生应该共存的世界。-Alain Finkielkraut(法兰西学院院士)。

不怕房价不怕丈母娘而怕学英文,大陆青年有点经济基础和能力去打拼买房,却不愿出国留学奋斗过公民和人的双重自由生活,实在无法理解。

中国文学数千年来始终是以浪漫主义为第一特征的。

尼克松认为如果从伟人的伟大和他能运用的权力而言,戴高乐是同时期最伟大的,因为他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他的权力(衰落得灵魂都快死亡的法国的总统)。我觉 得如果从掌握的权力和对世界的贡献而言,蒋中正要比罗斯福伟大得多得多了,而且甩开好几个档次。而当时的中国人更加是世界的英雄。

政治,最终依靠的还是正义和伦理,任何技巧和权衡都无法导向一个最终的胜利,小国没有力量坚持正义,而大国包括美国等民主国家也没有真正的政治家认清这 点,于是世界陷入今日的不稳定,人类需要更新政治系统以获得至少百年的和平。

向专制或任何邪恶势力的妥协或牺牲,换来的永远是失败.

援助难民有很多方法,在文化宗教背景完全相悖且充满相互敌视的国家接纳难民是对难民不负责任的做法,是对难民人权最大的不尊重。

“三岁看到老”是有相当道理的,人生已经很早注定,无论他们将来经历什么。所有鼓励或努力都只能改变万分之一的结果。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国民党在台湾却放弃反攻大陆之理想太久了,不会复兴了。

在豚国化几百万乃至千万买个条件略好点的牢房有意义吗?年轻人要有国际竞争力和未来的志向,如果有条件干嘛还要苟且于此?应当出国去打真正的天下,也要为子孙后代再也不做奴隶考虑。有时一套房会套牢本来可以彪炳史册的一生。

国父孙文是人类历史以来唯一一个兼容中西文明的政治家,并能将学术理论成功运用到政治实践,为中华历史以来的第一人。孙文的格局远高华盛顿,拿破仑,只是当时之中国实力太弱无法支撑其伟大的气质。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