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人和人的根本区别在于:梦想、活力、坚韧和专注。

来到纽约才能深刻体会到西方利益集团为何根本不看好也不希望中国民主化。任何把中国民主化基于西方支持的路径都是失败之路。民主至于美国是生存手段,至于 英国是权力斗争,至于现代法国是立国之本,至于中国是天下之兴亡。中国应向西方学习,却无法依靠,而西方的民主非经中国不能真正普世化。

民国复兴后若干年,如果上海不能取代纽约,那就是中华复兴的失败,这不是指中国要多么强大的幻想,而是指人类需要正义和公平的理想。

生为中国人,如果对美国有着骨子里的崇拜是无知的表现,非常多的包括留美多年的都真的不懂美国,他们其实看不到美国的灵魂。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美国以营销方式表现出来的美国。比如关于纽约那句名言:地狱与天堂的说法。

很多人注重生活的细节,却不注重生命的方向。这和智慧勇气都有关,其实和家庭背景及好友圈也密切相关。生命虽然还得努力拼搏,但关键时刻咬咬牙上点心,或轻松或高效很多。

神真的爱世人吗?很难说。神见识过世人的丑陋,因为他本来就是其中之一。世人有世人自己的命运,神只是冷眼看看戏剧。如果说神能助人,那只是他发现了自己的前世。

努力认真就有坚持到底。绝大部分失败者并不是没有努力过,而是没有坚持最后一公里或最后5分钟的认真,从而导致以前的投入全部浪费。好像运动员训练了10年参加奥运会,却在比赛前夜放纵误了比赛时间。

政治学越来越脱离实际是全球学术的通病。因为实践被政治利益集团的垄断中断了,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所以学术只能向务虚上求进步。只有一场伟大的革命才能振奋受压抑的政治学。

We should not fear the future, but shape it. -实际上美国模式有着依靠自身力量无法克服的矛盾。未来的人类社会如果没有中国人的改造是不可以想象的。世人都被美国的强大所折服,但能创造历史的青年应 该深入了解。站在合众国的大地上去感受美国人民的内心:他们知道的和他们还未曾觉悟的。

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千年的巨变时代,相识不仅是缘分,更是改变世界的力量。神的睿智在于她总有办法让散落尘世的少年们相聚。他们为此而来,也为此而去,不需要有其他牵挂,留下传奇,不留下痕迹。

时常觉得非常幸运,反复感恩。比如41岁了,才第一次到美国;在法国和青年学生一样生活。宛如一个中年失败者的人生是我迄今觉得上天最最珍贵的礼物:做梦都会笑的幸运。

对于早期来到新大陆的清教徒来说,政教分离是指个人灵修世界不要受到俗世和俗世政治权力的干扰。而对于天主教具有政治统治地位的法国人来说,政教分离的目 的相反,他们希望公民的政治权利和民主体制不要受到教会的干涉。前者是保护个人的精神世界,后者是保护个人的现实世界。

民主国家人民对于利益集团的憎恨和对革命的渴望和专制国一样高涨,差别在于后者有机会改变命运而一举跨越式领先,前者却因为既有领先的民主机制而丧失了革命性进步的机会。古代中国政治体制远远领先同期西方国家,也丧失了自我革命性进步即现代民主化改造的可能。

长者有着民主的内心,那是他的青春。在一个残酷的时代和世界里苟活着,也努力不择手段地奔跑着。他在,至少还不可能回到文革时代。

美国人对宪法近似于圣经的崇拜和坚守是因为美国缺乏足够漫长历史而沉淀下来的非书面的宪法性习俗,也因为她是一个移民国家,无法如纯度很高的单一民族国家 有这样的习俗。所以,宪法和法律成为唯一的全体居民的共识,也是对新成员最简单的要求。因为理解法律比理解习俗容易多了,何况后者并不成熟。

作为一个主要来自欧洲各国的移民国家缺乏足够扎实的共同的历史文化遗产,圣经成为维系美国民族必不可少的精神工具,而美国宪法则在公领域发挥了同样的宗教 作用。说明美国缺乏非宗教性的不言而喻的核心文明,除了金钱。当然,如果抛开宗教定义来看美国的宗教就是另一种视角: 以宗教为名的精神指引。

人类有自身的命运,幸福或浩劫,胡闹或认真。所谓理想者,出于对人类之爱的贡献与其说是伟大的行动,莫不如说是追求自己人生的满足,最崇高的理想也不过是 他不要做一个凡人的反抗。如果对一个愚蠢的世界倾尽全力而无能为力,那是人类的命。如果,有一点点的改善,那也是人类的幸运。

在一个正常社会,教育并不能最终改变人的命运,但可以让人获得和自己天赋最匹配或最公正的社会成功度。鼓励型教育并不能让平凡人成为精英,也不会让精英堕 落为凡人。但批评型教育却可以让平凡人堕落为屌丝,却无法改变精英最终成为精英的命运。鼓励性教育是全民教育,批评性教育是精英筛选。

从人类的觉悟而言,基督新教比天主教更为先进,但法国迄今也没有变成新教国家,将来也不会。本质原因并不是因为天主教传统,而是因为经历启蒙和大革命时代 后建立的共和国价值观已经深入人心,法国的现代文明高度发达到已经并不需要通过宗教来指引社会道德。

美国人对宗教的推崇源自他们对道德缺失的极度担心。因为移民都是为了利益而来,道德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西方人眼里,宗教自然就成了道德教化的工具。美国 的国父们反复强调理想的美国应当建立在道德之上。而在法国或其他传统国家这种论调非常罕见,因为这是不言而喻的,天然的共识而无须强调。

就信仰的神圣性而言,美国人向上帝祷告和中国人认真读历史,本质上没有区别。但就人类的智慧而言,后者显然进入高度发达的文明阶段。

They are a trust form Providence, for the abuse of which he is deeply answerable. Your representative owes you, not his industry only, but his judgement; and he betrays, instead of serving you, if he sacrifices it to your opinion. - Burke 关于代表应当如何投票的观点我很赞同。

2016年是非凡的一年,一个伟大时代的序幕。

作为中国人在法国,发现了中华文明的底蕴,作为法国学者在美国,又发现了欧洲文明的底蕴。文明的交汇是人类最美丽的时刻,而读书多一点,思考精神一点,会很实实在在地快活并享受到美国。单纯无数次的旅游是达不到这种心灵中如此充实的欢乐。

我对美国的研究和了解多年,但只有踏上美国的土地,才可能完成这最后一分的觉悟,还要感谢八年欧洲文明的哺育。如我只是20岁抵达美国,只生活与此,即使 到如今年纪也不会比现在更领悟她。美国天真而可爱,如勤奋的野蛮人,如成长中的孩童,他们为自己所认为的奇迹而坦率地骄傲着,我愿意为她鼓掌。

美国人内心深处始终感觉自身的文明底气不足,所以他们非常善于自我激励,比如类似“世界为何需要强大的美国”,“美国为何伟大”等标题的书充斥着美国书 店,这种乐观和法国贵族般哀怨的悲观形成鲜明对比。或者说法国之所以“敢”悲观,是因为他们从未真的相信过法国会没有未来。

人的豁达也是一种信仰,来自于对自然和非自然世界的领悟,以及对自身命运的觉悟。性情中人往往在小事上显得不够沉稳如孩童,因为他们天然地活着,从未在意俗世的庸见,而在大事往往异常冷静和决断,因为他们也天然地洞悉未来。

李登辉曾经说过“权力嘛,是拿来用的,用完了就还回去”。李的豁达并不完全是他对权力的看淡,而是在日益矮化的台湾政坛上,即使是李的水准也大大高于其他人。因此他骨子里看不起那些时刻围着权力而转的土人。

华人或其他外国人在美国比法国更容易成功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美国更加开放,而是美国文明程度比欧洲和法国要低。因为美国历史短而缺乏足够历史沉淀的价值评 估体系,金钱多少代表成功的权重更大。而欧洲人更挑剔,是文化素质而不是金钱,成为进入主流社会的通行证。金钱代表成功的权重比美国低。

更多时候人们幸苦付出代价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我们只是在用更大的代价弥补过去的懒散。今天我非常幸苦地补习英语只是因为年轻的时候贪玩虚耗了光阴。如 果高考前没有那么拼命的一年,以后就要花费更大的代价补回。人之所以分类或许并不是根据人生的总努力数量,而是紧紧抓住了关键的时期。

人生确实不断在进步。7年前老想不明白的道理,今天才明白。不同层次的人之思维模式是完全不同的。所谓多元文化的社会融合关键在于教育,国民教育成公民, 家庭教育如何做人。中华文明始终把教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是社会融合的基本保障,儒家坚持做了2000年,虽经800年浩劫而血脉幸存于今实在很不容易。

内心空虚又没底蕴的人玩装逼,往往倾向于“沉默是金”和“喜怒不形于色”,比如面瘫Di等。因为文化的缺失使之寒怕一开口就露底。井底之蛙刻意建立的高贵形象因为缺乏自然的人文气息而非常矫情,只能在同类之间相互流传.

美国宾州宪法的前言里居然这样写:我们,宾州人民,感谢万能的上帝赐予的公民祝福和宗教自由,谦卑地祈求他的指引而制定本宪法。- 把上帝写入宪法(美国宪法里没有)是美国式政教分离的特色。

“We came to this country; it’s not our country. We are benefiting from the graciousness of this country, so we need to be the best people we can be.” 美国的韩国移民的看法代表了东亚文明的传统道德,和其他文明是非常不同的。

Robert Putnam认为美国的挑战不是让新移民变成us,而是新创一个we。他忽略了不同文明之间自由价值观的差别。比如传统东亚人和欧裔美国人的文明等级基本 持平,所以塑造新we会比旧的us更先进,而如果是传统伊斯兰文明背景的移民作为新的we组成因子,那么新的we之人权和自由指标一定是退步的。

“千金散尽还复来”说的其实不是金钱,而是人生的信仰,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是首都可以被多次占领而坚强复兴的有气质的时代。唐代的各项综合指标其实都不高,却牢牢占据了中华文明史最牛逼的位置,是因为足够的自信。--复国之首要在于振奋精神。

最简单的就是最棒的,自由永不过时。

信仰是心灵的活动,信仰神或和神交流用的是心而非语言,所以任何成文的教义都是世俗化形式的表现,就必须受到世俗权力的监督和审查,以确保其教义不影响基本人权和自由。

西方文明还没有发达到可以完全理解何为信仰,如同大陆人的水平也没有发达到可以完全理解何为民主。

公元5世纪,基督徒更热衷于破坏希腊传统宗教建筑,类似今日伊斯兰国对文明古迹的破坏。这是一神教崇拜对曾经宽容对待他们的希腊多神宗教的回报

公元一世纪犹太作家斐洛以希腊语写作,他认定柏拉图的智慧最根本的来源是摩西。基督教神学家们就这样盗取丰富的希腊哲学并扭曲为基督教神学的思想来源,来弥补其支离破碎的理论。

古代希腊罗马高度发达且相对宽容的宗教环境使得犹太教和基督教作家们得以放肆地攻击希腊宗教,比如他们攻击荷马对神的看法,即神有肉体、血和精液,有愤怒 的情感和性欲。在他们看来崇拜多神是荒谬的。希腊罗马对一神异教相对的宽容政策非但没有获得他们的敬意,反而埋下了被灭教灭文明的祸根。

在二战前,没有人力挺对纳粹先动武,即使建议了也不会获得大多数民众的支持。所以,可以说人类的苦难是活该吗?历史不断重演,智者当淡然面对,那是世俗世界的命。

一些美国本土主义的新教徒坚持政教分离是针对越来越多的天主教移民,主要原因并非是真的赞同严格的政教分离,而是因为他们企图把新教立为美国国教的企图失败了。

大陆能混成狗样的,没有一个是够信用的,谁也别装逼。越牛逼越有钱越有权,就越没信用。

突然想爸爸,不知道他这一生是否过得开心。

跑步是对世界的抗议,也是对世界的宽容,更是对世界的怜悯。决意,首先在今年对法国伸出援手。

西藏文明和藏人的文明素质其实直到今天依然和现代社会有相当大的距离,但是因为有了几个有水平代言人,藏文明就有了国际声誉。与此相反,中华文明的先进和 伟大都被一群土包子和脑残代表了,反而成了落后文明。更为脑残的那些神棍,信仰自由没有错,但刻意诋毁传统装逼高贵实际是对上帝的亵渎。

人和人有时是无法沟通的,因为缺少同样层次的文明起点。比如强国人和香港人,硬盘和本地人,穆斯林和共和国公民等等。有些价值观和理念往往出乎意料的奇 葩,彼此无法理解。比如天龙八部里鸠摩智挑衅少林的逻辑。长安曾被吐蕃攻占,华夏被蒙古屠戮,看今天西藏和蒙古,历史是仲裁者,是对文明的敬意。

生活品质,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最终是以人的心灵充实,不迷茫,有朝气,对未来充满希望,作为特征的。

牛逼是有实力的人而不够谦虚,装逼是没实力的人假大空。牛逼可以逼人进步,装逼使人固步自封。无神论者往往感觉牛逼,因为他们不需要神来填补内心空虚。而神棍们往往喜欢装逼,好比屌丝傍到了大款。

年轻的生命执着真诚,才终享神的福泽,年长而不知世间如此荒唐是因为一直被真诚的爱着。生命中人来人往,亿万的几率相遇,是神的不忍心,福分与否全凭心中的善真。

到法国以后,每次过年的年货都是书。今年主看美国的政教分离和古希腊的宗教。40多岁的人了,除了有个智慧的头脑和健康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是不是很失败呢?

不同文明发展阶段的人类对自由的实现是不同的,基督教徒的自由来源于对上帝的信仰带来的爱,传统中国人的自由来自人类自身的心灵觉悟,无需神的指引。因此希望用基督教来自由化中国人好比用马来拉火车。

神爱世人,赐予人类良心,人类亦爱神,以良心裁决天国的纷争。

“罪犯改造有用吗?“同样的精力和预算不如用来提高预警和破案率更有利于抑制犯罪。

“整个法国,我们当中在1789年之前就是共和派的不足10人。”--革命一旦爆发绝不会缺少拥护者。

我应当有两种视角看美国:1、美国是我没有尽到父爱的私生子;2、美国是出类拔萃的合成人。

“时机成熟,革命便应运而生”-所谓时机,就是人类发现了自身的神性,而英雄喜出望外的发现人类一夜之间变聪明而有前途了。

古代中国人口庞大幅员辽阔,单单依靠法律根本无法统治,只能依靠全民的道德和信仰而自发自主管理和协调社会关系。中华帝国连延绵数千年依靠的不是执政精英,而是整体高素质的国民。

粗俗的说,30年来大陆经济发展是提着裤子往前跑,抓住机遇踉踉跄跄快速发展没有错,但居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裤子随时随地会掉下来就有问题了。现在的问 题,大陆企业或老板们非得没意识,还把“提裤子”跑作为成功之道而炫耀。

民主甚至是民主精神的确立或许只需要2代人,但精益求精的做事精神是没有奇迹可以实现的,民主后中国的竞争力可能比我预期的要差很多。我不怀疑民主制度对中国人创新精神的全面刺激,但树立认真的品质实在太困难。

德国革命确定了“教随国定”的原则,即各国诸侯的宗教信仰即为该国国教,从而使得世俗权力可以向传统的宗教势力夺权。这与其说是神学的革命,不如说是路德为其新教的推广争取到了世俗权力的支持。

“凡掌权的,都是上帝所任命的。” 罗马书13:1. 路德宗教改革之西方“事君”观念。

汉字的具象性使之本身成为一种伟大的宗教,文字演绎了神话和信仰,而因为文字可以由人类自由表达,汉文明的宗教就代表了属于人类的自由主义:开放、包容、与时俱进。汉文明也就成为人类社会里唯一抵御并驯服了宗教主义的第一等文明。

有些信仰直接来自灵界,那是神怜悯昔日的伙伴而破例。有些信仰来自对神的敬畏和对灵界的向往。前者是人类纯粹的宗教情感,后者是通常所说的宗教。

听钢琴曲可以感触人心,听古琴曲却可以忘记人心。

俗世中,有些生命是有轨迹和明确终点的,所有外力都不会改变他们得之于灵界的使命,固然不能随心所欲,也不必过度忧郁或犹豫,那些经历或是哀歌或是赞歌, 喜剧或悲剧,只是为了百年之后冷冷地看过这个人类的世界多么可笑,抑或多么可怜。遭遇的恶魔或天使都因你而有了生命,那是神怕你太寂寞了。

事实上由于族群的文明底蕴不够强大,在面对普世的共和精神对族群公民化融合的时候就难以保留文明特色,因此必须通过宗教来强化社群主义而保留自身的文明特征。这就证明了为何穆斯林群体难以融入任何一个现代社会,而华夏族既容易融入又能保留传统文明.

雨过有彩虹,黑暗之后是黎明,天使往往出现在恶梦之后,历史和生命一样,转折就在最黑暗的时期悄然发生。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