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这是一场“新抗战”,是用中国传统文明来抵御并击败大陆土鳖加流氓文化的抗战。

“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无论是中华文明的哲学体系还是以人为本的世俗文明,都是从周代开始的,以此宣告了中华文明的成年。因此随时代而不断进步的文明体 系成为中国之最大特点,既使得我们在过去3000年里成为硕果仅存的古代原生文明,也赋予了我们在未来岁月里带领人类进步的重任。

若我是希腊总理,一定顶住压力,坚决完成财务紧缩,并借机彻底改造希腊的国民观念和素质,决不会考虑未来是否连任,或短期被轰下台。这是一个政治家对历史 负责的基本素质。希腊人如信任我,是他们的幸运,如果不信,是他们的宿命,这是一个政治家应有的坦然心态。我就看不惯政客当道的今日世界。

人民公决是非常重要的民主权利,但希腊用于表决债务这类非常技术的问题是完全背离了民主原则的。代议制民主使得普通人有权利选出更为专业的政治领导来承担 维护公共利益的责任。无论民意如何骚动,希腊政府应当承担决策的历史重任,不计荣辱,而他们居然把球踢给完全不懂经济的普通公民,非常可耻。

中美必有一“战”,这次美国是邪恶力量,中国为全人类包括美国人民捍卫正义。

大陆人低素质难以改变的核心原因并不在于其行为模式的低素质,而是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自身的低素质。比如扯谎、耍无赖、插队、抢座、交通违规等等已经成为他们的生活习惯了。而这些在文明社会是做人最起码的素质。

说实话在大陆是SB,耍无赖才是主流文化。所以海外华人再有钱也是社会底层,因为那是文明社会。

最悲痛的事情就是:民众的觉醒不是理性思考得来的,而是以无辜者生命作为代价的。这种代价太大了。

中国为什么没有华盛顿?-- 呵呵,孟子曰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时间而已,不用给中华文明抹黑,耐心等。

藏人社会的世俗化问题有一个根本性的矛盾: 按现代社会标准,藏人自身对藏人社会进行世俗化以实现社会进步的要求,和,因神圣而虔诚的宗教信仰获得的巨大国际声誉和国际支持之间的巨大矛盾。所有藏人 的活动:民主化改革、藏人的身份以及DL自身都体现了这种矛盾。

孔子曰成仁,孟子曰取义。如今的大陆,仁义二字成为傻瓜的代名词。但我们始终相信这样伦理颠倒的社会不会长久,如此低俗的社会已经到达了底部,未来的中华 社会一定会在仁义之士的带领下恢复我大中华高尚的文明。从上到下一定会有颠覆式的社会结构更新,这将是700年来最伟大的中华史诗。

伊斯兰运动在中国的危险性还在于:只有非常少的中国人及专家意识到中国的伊斯兰运动是全球伊斯兰运动的组成部分。

为什么说部分商人是社会的毒瘤,因为他们坑蒙拐骗。而这些商人却觉得他们赚钱很辛苦,对啊,因为他们煞费苦心地坑蒙拐骗。比如专制政权维护其统治也是非常辛苦的,但决不代表他们的专制就有道理。

大学时代和台湾商人交道,对方非常有礼貌,说话温柔得像个女子,但签学生勤工俭学合同的时候推翻了全部口头承诺,所有相关条款和当初约定时完全不同。我们 向他指出,他非常礼貌无辜的否认所有过去的承诺。其实蛮简单的道理: 骗子如果不温文儒雅,又如何行骗呢?

宽容就我而言,就是不会因外地游客着装土或讲话不文雅就不搭理他们的问路,但我不宽容他们乱窜红灯等破坏工秩序的行为,前者是不轻视任何人的人品,后者是 对文明的尊重。而部分在上海略有发展的外地土豪自以为高人一等而看不起他们土里土气的家乡同胞,又以破坏上海文明为发展和生活手段

回忆很多历史故事和现实社会,要求宽容的一方往往是做了坏事,窃取了公共利益,破坏了公共道德和秩序的家伙。比如杀人犯,贪官,屠夫,在巴黎大街上公开礼 拜的穆斯林,在香港的大陆游客,破坏上海生态文明的外来群体。他们从不反思自我改造或赎罪,反而变本加厉地摧毁现代文明体系。

神话里动物要修炼百千年才能升级到人类,还要历经磨难行善积功德。这是古人朴素的价值体系:人因为有人性而社会等级高于未文明化的动物,所以社会等级的上 升就需要脱胎换骨的努力。人类社会等级划分也同样以品行,修养和功德为标准,提升等级同样需要艰苦的付出和努力积累善行,无法不劳而获。

将心比心,没有是非观念的人,往往因为自己也坑蒙拐骗。所以对待大饥荒,文革,65-1等事件的态度往往足以证明其人品。交友也好,做生意也,合伙创业也好,按此标准删选伙伴,风险会小很多。

对希特勒不宽容,对斯大林不宽容,对毛匪不宽容,对李屠夫不宽容,这不是心胸狭窄,而是对正义的忠诚。任何为他们恶行开脱的不是脑残就是非人类。

法国的现实生活和微博的网络生活朴素而平静,谈笑有意气书生,往来无社会闲杂。我们的世界干干净净,勤勤奋奋,没有一点大陆的市侩气。我们其实都很幸运。

所谓读书读傻了,无非是说书呆子气。读书让人有知识明事理。是非分明,诚信自律,忧国忧民,有气节有担当。古代中国的文明和伟大就是书生们集体造就的。所以今天我们纪念投了江的书生屈原,而不是发了财做了官的什么人。

能普渡众生的是佛祖,我只能拯救那些坠入凡间的天使。

任何不下无法收回之赌注的感情都不靠谱。不要把对方随时准备撤退的尝试当真。

钱买不来忠诚,商人当与政治绝缘。-民建联集体逃课便是证据。今后之中国民主,各级民代非全部公示财产不得参选。

“我妈妈让我来谢谢你,一个中国人在法国发传单鼓励法国公民去投票,不要放弃民主权利。”- 2011年3月克莱蒙费朗中心广场上,我在发传单呼吁法国人积极参加省议会选举,一个法国阿姨跑过来握着我的手说,她年迈的母亲坐着远处向我招手致意。- 这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死生一视于义,毋以家事为念”。- 辛亥革命杭州之战前夕王太夫人给儿子蒋中正的信。“以后民主了,就算走不动,爬也爬去投票。”- 已故的父亲对悲观时期的我说。这一句是最伟大的父爱。

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 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 林觉民。 ----时常看看此信以为激励。

没有那么多死难的同胞,没有那么多为了全中国人的自由义无反顾牺牲的烈士,哪里会有今天的市场经济?哪里会有发财的商人?人可以懦弱,可以现实,但不能不饮水思源,要懂得感恩。

最高的正当防卫就是人民反抗暴政的宪法权力,所以怎么可能不重判正当防卫者呢?

为何大陆司法对各种正当防卫都会匪夷所思的重判恶判,用法学理解是完全错误的,得用政治学来看:正当防卫一方面剥夺了他们的警察权,另一方面敢于正当防卫的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一个堕落的国家,知识和文化没有任何估值的社会。除非奇迹,是无药可救的。

周小平是典型的大陆崛起青年的代表。无论从其强国心理,还是其文化修养和知识水平而言,非常完美地代表了这一代稍微有点资产的大陆青年“精英”。

民国时期的学术复兴确实是春秋战国以后中华文明史上最灿烂的时期。虽然短短数十年,但向前一举扫荡了千年的思想禁锢,往后给饱受劫难的大陆留下了顽强的复兴种子。非常的伟大。

当代汉学最大的问题是把共产政权及其统治历史作为中华大历史中一个连续的部分,站在这个假设上他们努力曲解中华传统文明只是为了寻找共产极权在中华文明里 的根源。而在我看来,共产政权只是中华漫长历史中的一次短暂的出轨和意外。要了解中华文明,至少要离开1949年的大陆。

对人性的忠诚是中国式世俗化的核心,这表现为1.尊重人权和个人自由; 2. 尊重人文社会,不影响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 3.尊重代表了社会共识的俗世法律体系; 4. 承认在人间和灵界统一体中人民主权的至上地位. 5. 世俗化就是人类哲学化的过程.

罗马帝国之建立,是纯武力的向外征服。中国秦汉大一统是两千年来酝酿成熟的全部文化图案之具体实现。因此罗马帝国基础不稳固,罗马人的心思聪明智慧,全集 中消耗在如何维持他们的帝国。中国。。。基址稳固,这是一文化凝成的民族国家,精神贯彻到全国的大疆境。-钱穆

耐得住寂寞,是非常高的修行。这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但做到的绝少。

一神教系统是人类文明的毒瘤。所以从启蒙时代开始,西方人所有民主人权进步的努力都是为了治疗这个毒瘤,或外科手术或改造之。比如法国化了几代人的努力死了无数人仅仅是为了让教会禁止的离婚合法化。按中国视角来看,这种人类精力的耗损和牺牲实在是太可怜了。

康熙皇帝曾反复致书罗马教皇,陈述中国祭祖礼仪只是表达子孙怀念之情,祭孔是为感谢至圣先师教诲之恩。但罗马教皇不为所动,仍然坚持中国教徒在家不得祭 祖,出门不得祭孔。结果是清政府禁了基督教直到1842年鸦片战争以后。-- 一神教系统唯我独尊,给脸不要脸。

今天中国面对伊斯兰教问题的处理方式可以借鉴唐代政府处理佛教的方式。没有唐代政府的管理和整肃,佛教必然因成为邪教而在中土灭绝。

中华文明史足够悠长,所以中国哲学从历史的反思中来,而西方文明史不仅整体较短,而且按国家划分更短,因此西方哲学缺乏历史经验而好乌托邦,这是为何黑格 尔在西方,甚至都不在法国,而在德国的原因。共产史观用一段渺小的人类史来臆想整个人类文明,是井底之蛙。

局域网里的大陆土鳖们喜欢嘲笑韩国棒子,可韩国人有光州,为理想顽强抗争,终得民主自由,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和女人。土鳖们除了会欺负受难的同胞,献媚于朝廷,换取些鳖食,还能干什么?

拿破仑三世,一个悲剧性的历史人物,现代法国的缔造者,法国民主进程的核心领导者,他的遗骸至今在海峡对岸等待。我要为他平反。

离开大陆现实工作已经8年之久,生活在法国文明社会里,只和追求自由的中国人交往,大家都遵循古典文明的行事做人的规范。所以这些年的生活就真的如象牙塔 里一样干干净净,没有谎言而坦诚,没有荒废而奋进。这个世界太干净,无法理解外面的奇怪。

天下的事,人间的事,炼狱的事,往往都有莫名的灵性,唉。生命既是强大的,也那么渺小。

不是我离开大陆久了就对大陆文化越来越反感,而是过去身在其中苟活而无可奈何,现在不需要强迫自己承受这种非人类野蛮文明的压迫,突然觉得像过去文明的祖先一样活着很不错。

孤身在外求学7年了,总有非常困难或寂寞的时候,而每年此时都是最激励人坚持而奋进的力量。或许这种力量对我人生的激励就是从少年时代开始了,我们这个世 界的人视为一生的责任。

6月4日 00:14

拿破仑三世过于相信自己的命运,他因而成功也因而失败。因他没有达到中国人说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他忽略了命运即使是一条上升的曲线,在每个时期也都有高峰 和低谷,而这个时候不是上帝来决定他的未来,而是他自己的能动性。1870年他明知法国不可战却又寄托于命运的庇佑而开战,最终结束了他的传奇。

中国和大陆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中国人尊当年的他们为义士,大陆人把他们当二货。

政治家视权力为工具,政客视权力为生命;公务员视职位为工具,官吏视职位为生命;企业家视金钱为工具,商人视金钱为生命。

近年来,各种宗教在中华大地的复兴和发展不是文明的进步,而是对文明退步的无可奈何的救济。因为经过百年来左派文人和政客以及专政对中华文明从理论到实践 的残酷镇压,中国人的文明程度已经退回到了野蛮时代,在人之灵界的修养活动中缺乏中华文明必须的起点素质了,所以只能求助起点较低的宗教。

中国民主化是在21世纪拯救人类命运唯一可能的方法。因为民主化必然伴随着中华文明的复兴,而只有中华文明复兴了,人类文明才能真正进入下一个进化阶段。

欧洲古代蛮族被罗马帝国用武力强行加快了文明进程,因此基督教起到了一定的导师作用,如同非洲原始部落和西方殖民帝国之关系。而中华文明经过数千年的进化 自然而然地在三代时期就完成了人道文明的进化,文明程度远远领先当今诸国,所以成为人类历史中唯一的天然世俗化国家。

所谓有信仰才有道德的说法适用于落后的野蛮文明。因为人自身文明程度低,而个人修养不足以支持其道德标准,所以必须借助神灵的监督和惩戒以规范其道德和行 为。中华文明有着明确的个人道德修养标准和方法,人道或称人性本身的信仰高度发达,所以并不需要借助宗教信仰来管束自己。

屹立万世凭借的是宽容,而不是独尊。

各种宗教系统往往有着妄自尊大的特性,在落后文明地区无往不胜的战绩大大膨胀了他们夺取中华文明灵界主导权的野心。但是作为自由和人民主权至上的中华文明 是真正高贵的雄主,所以任何宗教在中华大地上只能俯首称臣,他们不是向中国人臣服,而是向高贵的人道文明致敬。因为人道文明是宗教之父。

佛教应当感谢早期中华的排佛运动,原始佛教经过了中华成熟文明的教育和培养之后才能有今日壮观和理性的地位,并为宗教和社会的互动关系创立了典范,佛教是中华文明的养子

每个国家都有其之于人类的使命,一个国家的宪法不仅是本国传统的社会共识,也要体现该国之于人类的使命。宪法神圣的意义不仅是人间的,也是灵界的,宪法是有神性的。

在老牌民主国家中,唯有法国宪政制度可以既确保“永恒的革命”,又保证革命以民主非暴力的方式实现。因此,启动民主制度更新是法国天然的使命。这种使命自大革命后就被赋予了法国,因为所有革命里,唯有大革命是普世的。

革命是人类永恒的命运和使命,因为人类追求自由的步伐永不停止。而任何制度都会随着时间积累产生足以影响人类自由的利益集团,所以不定期地以革命手段清零后,以更先进的自由民主制度开始新一轮社会进步是历史必然。

相对短期民意而言,国家元首更加要对人民的未来和历史负责,所以法国宪政体制中近似皇帝的总统权力设计是非常合理的。而基于法国深厚的民主传统,全权总统 不仅受到总统自身民主观念的制约,同时也受到人民的制约,出现极权独裁总统的概率几乎不可能。因此,法国的总统制堪称完美。

物以类聚,人与群分。和法国不同,在中国,追求民主的人和其他人在个性和原则,在为人处事上都有着天壤之别。前者往往义无返顾,光明磊落,后者往往踌躇反复,精明算计。而民主自由是法国人基本价值观,无法依此来区分人群。

西方文明是抽象的字母文字,所以西方人的智商相对初级,其哲学从技术上和表述上就必须非常繁琐和详细。而中华文明是具象的文字系统,中国人的智商相对发达,因此中华哲学简明扼要就足够让中国普通人懂了。因为中国人凭借文字的缘故,从小就是哲学家。

西方技术化哲学的先进并不代表其人文文明的先进,因为哲学不同于科学,觉悟远高于技术。其实,伟大的科学家最智慧的也是其自身的觉悟。

中国当前产生的世俗化问题的原因在于 : 经过共产政权的文化毁灭比如文革,完全世俗化的中华传统文明被大幅度削弱,对宗教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抵抗力显著下降,而马教作为无神论的世俗宗教自身也 破产了,所以伊斯兰教等宗教扩张就无法抵御了。

当前问题的核心不是国家,而是各宗教组织的自我意识,他们是否愿意把自己的组织等同于其他非宗教组织。从属灵的内心世界来看,任何人或国家机构都无权干 涉。但属灵的内心世界一旦以组织或外在活动等世俗的形式表现在人类的俗世,就必须接受世俗权力(人民主权的代表)之约束

国家真正确保宗教自由和多元化的方法非常重要的一点是 :把宗教组织在法律地位上等同于所有无神论组织,比如在比利时。非常简单的例子:如果某教徒员工以参加宗教仪式为由请假,那么球迷员工是否也可以足球信仰 为由请假看球赛?

福分是修来的,也是珍惜来的,更是觉悟来的。

生命中自然有定数,该你有的,即使阴差阳错,也会是你的。一个平静的世界,神都在酣睡,而一个动荡的世界里,神最终一定站在正大光明的一边,因为没有正义,神也会灰飞烟灭。

天地中的人是神的神。

回顾这么多匪夷所思的好运,那是以诚待人感动了天使,世界很公道。相由心生,所以有些人老了反而更美丽,有些则相反。

我们要用战争避免的一切邪恶,都比战争本身小一些。-罗素。30年代和平主义盛行,人民疯狂地崇拜左派SB,那么被邪恶屠戮就是自找的。

天翻地覆的意思是正义与邪恶的力量终会在总决赛的较量之后改变权力的结构。年轻人人生很长,在邪恶力量的晚期投靠是会蚀掉一生的。

中国的精英不是在牢里,就是在去牢里的路上(含部分劫狱的)。

这个世界始终是公平的,用小学毕业的努力拿不到博士文凭,用淘宝价买不到正品,轻松苟活赢不了进步的前途,窃取的天下和人心终会全部输掉,而自由和正义也同样代价高昂,没有可以用低成本换来的美好人生和社会。

大陆和美国都是土豪国,差别在于美国土豪还能敬仰老欧洲的文明,而大陆土豪自以为代表了中华文明。

其实民主国家,政府预算代表了民意,因此国家对文化事业的预算投入也就代表了该国公民对文化的重视程度。这点上,老欧洲和新大陆的区别实在是很大。法国人认为美国没文化并不是自我陶醉的鸦片。

美国认为法国对文化艺术事业的公共预算扶持的做法是错误的,因为纳税人的钱不应该用于高雅艺术的私人爱好。但我认为 : 这正好体现了美法的文化层次差别。法国公民认为高雅艺术也应该普及大众。显然,美国人并不认为文化是公民的基本素质,所以无须公共资金扶持。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