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改革的三个阶段:用新思想走老路,用新思想走新路,用新体制催生新思想,形成正循环。目前国内还处于第一阶段早期,其持续时间长短和受到失败的打击力度成正相关。我对中国前途的判断是:短期看空,中期乐观,长期绝对有信心。 天下之大事,从来不能以常理度之,但要以常理化之。奇迹是无数极小概率的常理连续相乘的结果。发现并实现这些极小概率的常理是大智慧,而大魄力就是敢于连续这么干。 说到底,人还是分为低等和高等的。低等人只知道抱怨,讽刺,毒舌,但绝不肯为改变其所不满的社会而挪一挪屁股动一点。高等人,就是实干家,在千万人旁观中奋起而行动。一个有前途的民族,就是高等人集团的影响力大于低等人集团的影响力。...

拜登要重建美国的领导权,该领导权是建立在道德而非霸权之上的。这个构想和中国儒家的王道思想根本上是一样的。所以,拜登当选后,中美之争才算刚刚开始,双方竞争的理论基础都是道德。 与美国保守主义的道德起源于宗教不同,美国进步主义的道德是超越宗教的世俗化道德,是西方文明更高等级的进化模式,接近于中国的儒家文明。所以,中国只有复兴自己传统的儒家王道来对抗,否则必然输掉这场竞争。 拜登对美国道德领导权的构想包括了多方面的政策。尤其重要的是关于构建民主联盟作为世界领导核心集体的战略。该联盟将在实际操作中取代联合国这个废物,补充北约文攻不足和盟友不广的缺陷。其标志就是拜登在选举期间承诺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时势能造出的英雄不在少数,成功者寥寥,根本原因是命好,五百年一遇。有些特别强大的,是自己造出的时势,这是天神自己下凡来拯救人类了,可遇不可求。非到人类灭亡的边缘,不会出现。 在提名为总统候选人的当晚,林肯谦逊地发言:“这不是自己的荣誉,而是给一个伟大的政党的代表。” 林肯敏锐地意识到,他在11月份的当选将取决于共和党组织的力量。---- - 1860年代是政党崛起时代,林肯敏感而前瞻地明白了这点。好比炮兵出身的拿破仑抓住了大炮决定战争命运地时代。 林肯巧妙地将自己定位为外国出生的人和本土主义者都能接受的。他的声望足以成为道格拉斯的对手和人民主权的捍卫者。但他在国家层面的相对陌生却有利于共和党把他塑造成典型的共和党人:奉公守法‘、廉洁来自人民。-...

近日,我的团队就美国大选和中美关系进行了研讨,基本判断: 1.川普连任无望。 2.大陆武统台湾时,美国必然出兵。 作为制定未来法国政府外交政策的核心团队,是不会从学术角度来扯淡的,更不会拍领导的马屁来挖坑,而是从务实政治角度来研判的。理由也就简单直接,给国内专业人士参考。 川普连任无望。 第一、 2016年大选,川普普选票输给希拉里300万,在普选制下根本不可能当选,其本身就是少数派总统,大多数美国人并不傻。川普主要依靠几个民主党传统州的“叛变”而赢得的选举人票,其在这些州的优势是极其微弱且不稳定的。略有变化,这些州就回到民主党阵营。...

为何在政治正确和白左化方面美国加拿大比法国等欧陆国家更激进更脑残?因为美国文明进化程度比欧陆低,却希望超越欧陆祖先,所以只能不断逼格化来弯道超车,最终欲速则不达而变成弱智。这种逼格化导致弱智化在港台去中国化的废青和大陆公知群体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 上天看不惯美国,要中国来领导世界。但中国没有抓住机会用儒家民主来改造旧体制,反而大踏步倒退到文革时代。上天决定再给中国一个机会,让美国彻底乱起来,如果中国继续开倒车,那么上天也会抛弃中国,因为共产马列带来不了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也无法领导人类的进步。不复兴儒家,复兴就是幻想。...

今天,两名法国国家电视二台的工作人员在巴黎市中心遭到伊斯兰恐怖分子砍杀受伤。袭击地点正是 2015年1月遭到恐怖分子血洗的法国《查理周刊》的旧址附近。袭击与目前正在进行的当年案件的司法审讯有关。《查理周刊》9月2日重新出版穆斯林先知的讽刺画作是另一因素,因为该出版遭到了新的恐怖威胁。 除非奇迹,法国伊斯兰化已经无法扭转,恐怖袭击成为日常,未来必然爆发宗教内战。各国都要引以为戒。西方民主,不仅不能有效打击恐怖主义,反而成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工具。只有诞生于人类唯一原生世俗文明 -中华文明的儒家民主才能拯救人类。...

美国的国家凝聚力是建立在其全球霸权基础上的。一旦失去霸权,则解体无法避免。唯有进行文化、经济和政治的全面改革才能救美国。由于西方文明自身之局限性,美国只有吸取儒家之长处和借鉴进化程度更高的法国文明才能完成这三个改革。本文主要讲其政治改革。 美国政治改革之根本目的是要从各种极端主义的掌控中解放其民主,而建立美国新政体。 作为年轻民族,美国天然存在的首要危机是其文化的多样性,虽然这也是一种优势。围绕着独立、联邦制、奴隶制、孤立主义、以及直到今天的黑命贵和戴口罩等议题,美国的 “内战”在各个领域进行着。...

“盖国家大计,社稷安危,是有主谋。非比夸辩之徒,虚誉欺人: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诚为天下笑耳!” 在如今的时代,如果没有英语阅读能力,也不能熟练掌握一门外语,是难以担纲儒家大复兴的重任的。儒家是平天下的大学问,如果不懂全人类共同的困难,又如何能复兴真正照耀全球的伟大儒家思想? 40年来,无论如何曲折和当前如何退步,总的来看,中国大陆的民主和自由是进步的,这种缓慢的进步却足够带来超乎想象的成功。与此同时,西方的民主和自由是在退步的,这种显著的退步也伴随着西方的不断衰落。这是产生制度自信的错觉。中国的所有制度优势,都是建立在40年反共产体制的改革基础上的。...

总统竞选的政纲书不是学术政论,要更简单直接通俗易懂,所以其写作难度要比学术书难得多。学术书可以用 5页讲清楚的内容,政纲书只能用2页。而且我的政纲理论核心是:戴高乐主义+儒家思想=理想社会。所以,这是对政治智慧和学术功底的全面而彻底的检验。我的母语为汉语,且大部分法国人对中国和儒家思想都不甚了解,虽然儒家思想和孔子在法国公众印象中非常正面,比现实中国正面百倍。所以,法语的表述是我的另一个挑战。因此,时刻做民调,听取法国公众的意见是日常工作。换句话说,我的政纲也是来源于法国人民的智慧。 政纲第一部分是论述法国外交政策。第一章《世界末日还是新的创世纪》要对全球形势进行分析,其中的第一节就是分析中美关系:《儒家王道与美国霸权主义》。其中有一段讲到基于儒家思想的中国传统外交。写完后,我想知道法国人是否能理解,所以又做了一个调查,没想到这么专业的议题,却获得了调查以来最多的赞和分享。...

要当美国总统,必须得出生时就是美国公民,后来入籍者是没有资格的。这是美国民主一大缺陷,因为它根据出生时的国籍把全体公民分成两个拥有不同权利的群体,严重侵犯公民权的平等。 这一限制条件同另两个限制条件 -年满35岁及在美国居住14年不同,后者不是先天不可更改的条件。唯独第一个原籍国条件是因出生而先天决定的,这就剥夺了后天入籍者的民权,是反民主的。 此条款虽然源自于美国建国初期的现实顾虑,但竟然 200多年没有任何改动。同样,参议院大小州代表权不平等问题,以及赢者通吃的总统选举制下产生少数派总统违反民主的多数原则等等,足以证明美国民主所谓的纠错机制是非常不完善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 >>